歡迎來到 財團法人台北市九章數學教育基金會
首頁 新聞區 討論區 檔案下載
重要公告

2018 澳洲AMC數學能力檢定


2018年國際中小學數學能力檢測(IMAS)


第21屆小學數學世界邀請賽(PMWC 2018,香港)與2018國際小學數學競賽(BIMC 2018,保加利亞Burgas市)


2018青少年數學國際城市邀請賽(BIMC 2018,保加利亞Burgas市))

歷史公告

澳洲AMC數學能力檢定

2017 澳洲AMC

2016 澳洲AMC


國際中小學數學能力檢測(IMAS)

IMAS 2017

IMAS 2016


小學數學競賽

小學數學世界邀請賽與國際小學數學競賽

PMWC 2018與BIMC 2018

PMWC 2017與InIMC 2017

國際小學數學及自然科學奧林匹亞(IMSO)

IMSO 2018

IMSO 2017


中學數學競賽

青少年數學國際城市邀請賽

BIMC 2018

InIMC 2017

國際青少年數學奧林匹亞(ITMO )

ITMO 2017

ITMO 2015

國際青少年數學家會議(IYMC )

IYMC 2016


欲查詢其餘歷史公告,可利用首頁右側之關鍵字搜尋功能
目前並未有最新新聞!
主選單
· 回首頁
· 新聞區
· 討論區
· 檔案下載
· 網站連結
· 電子相薄
· 夥伴網站
· 精華文章
/  討論區主頁10
   /  其他
      /  考試:華人地區揮之不去之夢魘
限會員
發布者內容列
孫文先
Moderator



註冊日: 2002-07-30
發表數: 1094


 考試:華人地區揮之不去之夢魘

考試:華人地區揮之不去之夢魘

香港中文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黃毅英

《論語•陽貨》第十七中孔子說:「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遜)、遠之則怨」。筆者不欲於此考究此話之真確性又或是否帶有「性別歧視」的成份,但用它來形容華人地區的考試風氣恐怕就貼切不過了。任何一種評量制度,假使含有很高的「票面價值」(如升學、選校、選科等),大眾就會一窩蜂的將其轉化成一些操練(或其他對策)。反過來,我們若以體恤的態度處理這些考試,只是讓學生知道自己是否學懂,完全不賦予任何票面價值,大家就會對之愛理不理。香港數學科就曾經出現一種現象,就是很多老師都不太著重教授「統計圖表的誤用」,不是說它明文規定了不會考,只是大家估計很難擬題,那就把這個有意義的課題投閒置散了。這就是華人地區教育與評量兩難之所在。

前些時,香港高級程度考試「純粹數學」科一道試題出現錯誤,發生軒然大波。當然題目出錯是責無旁貸,但可惜公眾討論仍集中於刪除了這道試題後的分數調整方法是否準確。大眾還是最好不要再欺騙自己了!──評量考試的分數從來都有誤差,永遠都不會準確,只是提供一個指標吧了!無奈這些分數卻又往往維繫著「生死關頭」。於是乎,就如筆者早前另文中所說:「如此這般,考生便得到一個對其前途甚有意義,對其學習則毫無意義的等第」。

「純粹數學」科出錯的討論無疑是強化了考試之膜拜。事實上,華人地區出現一個普遍的現象:就是大眾不只關心考試多於教育,而更嚴重的,是大眾關心試卷的技術安排(如試題排位等)多於題目的質素(香港會考數學卷曾有一年把慣常放在「乙部」的幾何題並非蓄意地放在「甲部」,卻惹來一些老師來信投訴,說他們一向教導學生於「乙部」中尋找幾何題作答,搬上「甲部」對他們學生不公平云云)。

惹來了七隻更惡的鬼
另一件近年頗為轟動、在香港發生關於考試與評量的事便是「學能測驗」的廢除。

香港在義務教育未實施之時,學生從小學升上中學時是考一個升中試(考不過便沒有中學學位)。一九七八年,普及教育實施,升中試於是由學能測驗所取代。所謂學能測試,是一個派位的調節機制。簡言之,學生肯定是有中學學位的,但派往哪所學校,基本是按照(一)、地域(所謂「學校網」),(二)、學生志願及(三)、學生校內成績去決定。但由於學校與學校之間校內評分有所參差,於是要求全體學生參與一個公開試,其中包括「文字推理」及「數學推理」兩個部分。這個公開試的個人成績不會影響個別學生的派位,但其學校總成績則用作調整之用。

到這個學能測驗推行日久,病由之生。其中當然衍生了一大堆補習與坊間各式各樣的補充練習,一些題目更大「鑽牛角尖」。以下便是典型一例:「1, 1, 2, 2, 3, 4, 3, 5, 6, 4, ?」(答案見後)。一九九六年有關當局首次正式進行檢討,於是大眾要求廢除之聲不絕於耳。當時基本分為兩派:一、主張與時並進、引入高層次思維能力;二、反螞k真、不考「推理」而考學科知識。其中最有趣的是後者的一些支持者提出,既然避開不了操練與背誦,不如背誦一些較有意義的學科知識,大有「五十步笑百步」之嫌。

九七年後,新政府上場,銳意改革教育,為息這個「民忿」所在,在未有完整取代方案之時猝然廢除學能測驗。筆者以為大有值得商榷之處。

首先,如上所述,學能測驗之機制本身是刻意做到「低票面價值」的。因為它一來與學生本身的派位並不掛鉤,而且它以「推理」的形式出現,是要考生操無可操、背無可背,每人就拿真奶狺W陣。可是沒想到對考試如欺聰明(?)的中國人,甚麼也能想出個辦法來。這些推理題目也能弄出個樣板,繼而「大做文章」,擬出一本又一本的操練習作。這些題目本來是保密的,據說有一些老師叫學生應考時,每人背一道題離場,很快,老師便掌握所有考題了。

有學者更加指出,這些所謂推理題,本是都很合理和平易近人的,由於保密性加上一抹神祕面紗,再加上市場的競爭,出補充練習的人開始嘩眾取寵,以上一類「怪題」變成了補充練習的賣點。

在這裡,我們看到一個正當、合理的評量方式,如上在考試崇拜,考試文化堣@步步的受到扭曲(其他近日提倡的甚麼高層次思維能力評量、品德評量等大可舉一反三!)。故此,我們好像把眾矢之的鏟除以換取了寥落的掌聲,我們若沒法抓緊把事情扭曲的人性的根源,我們又怎能保證代替品(另一種評量)不會再一次由正當和合理的模式再次以異化為千奇百怪的怪題和怪現象呢?

《聖經.馬太福音》中有一個故事,說一個人趕走了一個鬼,卻引來七個更惡的鬼(十二章四十二至四十五節)。原意當然是說他趕走了一個鬼後沒有依賴神。但貿然刪除學能測驗,各中學在收生之時又會否耍出更多的花招,如看學生在課外活動、數學競賽等等的表現呢?如此一來,本來是希望提高學生的課外活動及數學競賽更頓然變成另一種考試,一點不會再好玩了!

把考試「緊箍咒」越拉越緊
一九八二年,香港政府邀請了一個國際顧問團全面檢視香港教育,最後發表有名的《國際顧問團報告書》,其中一語道破地點出了「考試帶動課程」的現象。所謂考試帶動課程,不光指重大的考試壓力,而整個教與學的設計都是對準了擬題方式而行。故此擬題上有風吹草動的改變,教學馬上響起虛谷回聲。大家都抱著考試崇拜的觀念,認為「教不懂、練到懂、練不懂、考到懂」。表面上是「教學緊扣教科書、教科書緊扣課程」。實質上是將課程束之高閣,大家都在「緊扣」著考試,形成了「同構教科書現象」,教學八股化、樣板化的所謂「鳥籠教學」。

故此,近年有人仿效西方的口號,說要淡化教科書,知識來源甚至由互聯網所取代。但一日考試的「心魔」沒有治好(於此聲明:筆者從未說過要廢除考試,只是要正視考試),這個教科書只是代罪羔羊,「鳥籠教學」依然存在。

這種死結固然是華人地區的一種特有之共性,不過筆者不贊成考試文化是儒家文化的一部分(孔子死不瞑目!)。孔夫子及其他聖賢(如朱熹)說及為學之道不勝枚舉,何以我們不去揣摩他們箇中的要旨呢?

考試壓力就如同不少壓力一樣,沒有即時的辦法可以衍除。筆者在《數學傳播》1993年「數學課程改革之路向」一文便指出只要強化教與學,不要在在利用考試改造去帶動課程改革,希望大家會漸漸地把分數崇拜、等第崇拜、考試崇拜放輕鬆一點。

唯一的出路:回歸本位
在過往,教育被考試牽著鼻子走,問題不在於取締考試(亦沒此可能),而是將教育與學習回歸到主位,所有評量是輔助學習的手段。在大學學額不斷擴大的今天正是最好的機遇。

反過來,我們要問自己,社會、家長、學生希望透過評量與考試得到些甚麼?學生希望了解自己的進度、是否真正明白教授的內容,家長希望知道其子弟性向上的強弱、希望學生真正的潛能獲得發揮,社會亦希望藉之選拔及培養人才,而不是把不合既定框框的人趕走…總言之,考試的定位理應是要讓學習學得更好,學教得更佳,培養人才培養得更好。沒有這個大前提,一切舉措與考試變革恐都難以避免其扭曲。

故此,考試的成績應是要讓學生、家長、教師更了解學生的學習現況(所謂學習診斷),讓教育決策者更了解教育系統的現況。此外,我們更須強化教學、強化教師隊伍、強化公共意識(不以成敗論英雄),這才是教育固本培元之道。

至於學力一類測驗,首先要注意所謂「學力」(學習能力)是指向未來的(將來是否有能力唸大學之類),如歸有光大器晚成的大有人在,故「學力」這種「預知性」(predictive)評估有很大的不準確性。其實若再探究,我們首先要消滅「考試膜拜」,認為評量可以好X光或掃描器一樣,把學習的每一個細節都能測得一清二楚。跟本沒這可能。所有評量其實都只是一些參考指標。以此觀之,任何學力測驗(包括香港快要攪的「基礎能力測驗」)只要測試一些最起碼的預備知識就好了,而必須結合紮實的學科內容,其他刻意刁難都難以避免考試原意的扭曲,變成又一次的「評量災難」。

(答案為7:1, 1, 2, 2, 3, 4, 3, 5, 6, 4, 7, 8)


_________________
孫文先 敬上

 2002-09-26 20:38個人資料傳送 Email 給 孫文先
孫文先
Moderator



註冊日: 2002-07-30
發表數: 1094


 Re: 考試:華人地區揮之不去之夢魘

Dear NY,
為什麼答案是 7. 為什麼 1, 2, 3, 5,之後的數是7 ?
我對學能測驗、基本學力測驗最不滿的是他們太重視測驗量尺與常態分配,忽略了數學
的本質與精神。我堅決反對只用選擇、填充題來測試學童的數學能力。我認為這種測驗是偽教育學者便宜行事的手段,他們根本不懂數學精髓之所在。他們在摧殘數學,我要用最惡毒的咒語,詛咒他們下十八層地獄。
Wen-Hsien


_________________
孫文先 敬上

 2002-09-26 20:42個人資料傳送 Email 給 孫文先
訪客








 Re: 考試:華人地區揮之不去之夢魘

1, 2, 3, 4之後的數是什麼?
可以是任意數,令
f(n)=n+((n-1)(n-2)(n-3)(n-4)(x-n)/24),則
f(1)=1,f(2)=2, f(3)=3, f(4)=4, F(5)=x, x=任意數。

同理1, 2, 3, 4, x, 6, 數x是什麼?
可以是任意數,令
f(n)=n-((n-1)(n-2)(n-3)(n-4)(n-6)(x-n)/24),則
f(1)=1,f(2)=2, f(3)=3, f(4)=4, F(5)=x, x=任意數,
f(6)=6。

 2002-10-04 14:45
訪客








 Re: 考試:華人地區揮之不去之夢魘

1 12 2 34 3 56 4 78 5 910 6 看出來ㄌㄇ

 2002-10-07 18:10


九章數學出版社、九章數學基金會版權所有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
Copyright 2000 ~2004九章數學出版社、九章數學基金會
本網站內所有文字及資料版權均屬九章所有,未經書面同意之商業用途必究
This web site was made with XOOPS, a web portal system written in PHP.
XOOPS is a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

TW XOOPS Official WebsiteFreeBSD Official WebsiteApache Official Website

Powered by XOOPS 1.3.10 © 2002 The XOOPS Project